李晓蕙:中日航海教育行政管理体制比较研究

李晓蕙

  李晓蕙,经济学博士,大连海事大学公共管理与人文学院副院长,副教授,硕士生导师。大连区域经济开发研究会常务理事,大连市西岗区政协委员。主要从事公共经济、区域经济等方面的研究。

  

  近年来,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,海上运输量快速增长,对于航海人才的多样化需求随之增加。当代航海人才培养主要依靠航海教育机构,航海教育机构面临增加人才培养数量、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的新挑战。航海教育机构与政府部门的行政隶属关系,政府部门管理航海教育机构的内容、范围、方式等影响航海教育机构的发展规划和行为模式,进而影响航海类人才培养水平。因而,航海教育行政管理体制问题是航海教育研究中不可忽视的问题。

  日本是海洋经济强国,海运业发达,航海教育机构培养了大批航海人才,有力支撑了日本海运事业。日本的航海教育管理体制相对成熟,管理过程相对规范,为航海人才培养提供了制度保障。目前对于日本航海教育研究的成果较少,已有成果主要介绍日本的航海教育学制、课程设置、实践教学等与人才培养相关的具体内容,缺乏从行政管理视角进行的审视与分析。对比中日航海教育行政管理体制的异同,分析两国现有航海教育行政管理体制的特点与不足,可以通过借鉴日本航海教育行政管理当中的成功经验和不足,寻求改进和完善我国航海教育行政管理体制的对策,提升我国航海类人才培养水平。

  大连海事大学公共管理与人文学院李晓蕙副教授从隶属关系、职能分配、权力分配、管理方式等四个方面对比了中日两国航海教育行政体制的异同。

  首先,从航海教育行政管理隶属关系来看,中国航海教育机构的行政管理主体多元,既包括中央政府部门,也包括地方各级政府的教育管理部门,还有大型国有企业。日本航海教育机构主要分为国立、公立、私立三种,以国立航海学校为主,行政管理主体主要为三个,分别为文部省、运输省和地方教育委员会。

  其次,从航海教育行政管理职能分配来看,行政管理职能界定清晰程度不同。中国每个航海教育机构需接受多个管理主体的管理,管理部门之间的活动界限并没有清晰界定;日本航海教育管理主体之间分工明确,按照理论教育和实践教育的区别进行划分。中央与地方行政管理职能范围划分不同。中国教育部管理职能范围较大,各地方政府职能范围有限;日本是中央与地方合作型教育行政权力结构,其地方教育委员会对航海教育拥有更多管理内容。

日本航海教育机构行政管理职能关系图

中国航海教育机构行政管理职能关系图

  再次,从航海教育行政管理权力分配来看,航海教育行政权力分配结构不同。我国航海教育行政权力高度集中于中央,中央教育部门具有统管全国航海教育事业的权力;日本航海教育行政权力结构中,航海教育行政权力分散于各地方教育委员会,中央对地方有指导建议的权力,双方属于指导协商关系。地方航海教育自主性权力存在差异。我国地方航海教育机构的自主性权力较弱,所有的教育过程包括招生名额、培养过程、质量控制都受到上级机关制约,航海教育机构能够自主决定的内容非常有限。日本航海教育机构可以自主决定所有人才培养过程中的问题,只是在宏观上接受主管部门的指导和管理。

  最后,从航海教育行政管理方式来看,管理手段不同。中国航海教育行政管理方法主要采取行政手段,法律手段较弱;而日本航海教育行政管理方法通常以法律法规手段为主,有较为健全的航海教育法律法规体系。管理效能不同。中国航海教育行政管理职能呈现计划职能指令性、监督职能行政性的特点;而日本重视发挥中央指导性职能,中央航海教育管理部门主要对地方教育委员会进行指导建议,并不直接参与各地方教育委员会的各项管理内容,其监督职能体现法律性。

  通过对比,中国可以借鉴日本航海教育行政管理的一些有益做法:一是合理划分行政隶属关系及其行政管理职能,避免同一航海教育机构接受多头管理;二是成立独立航海教育训练机构,建设独立于各院校的航海实践训练机构;三是加大放权力度,放权于各地方政府和高校,以促进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以及航海院校的办学自主性;四是加快航海教育管理的立法建设,保障航海教育行政管理体制的有效运行。

(摘自《航海教育研究》2015年第03期,内容有删减)